赤鱼鱼

就快了

那啥..明天就开学回校住了ˊ_>ˋ
一周回来一天估计更文频率会变的非常非常低(虽然本来也不高。
但是有时间的话文我会尽量更的!所以请各位小天使们不要取关qwq
等我暑假回来❤️

【All智】26字母段子(二)

勉强更了..好像没几个会被屏蔽的词但还是直接丢全文外链吧。

*挂掉的链接修好了...再挂的话大家提醒我一下就好

前文


  有道云老屏蔽我..走微博吧..

【SO】突发状况

*山组,含一点点竹马

*一颗味道平淡的糖



1.
  当抱着一摞文件急匆匆向会议室赶却被迎面冲过来的人撞上的时候,樱井翔脑袋发懵的同时还暗暗觉得自己二三十来年的人生终于有了一点偶像剧的情节。

  然而下一秒他看着自己的几张文件顺着风从旁边敞开的窗子里飞出了三十二楼后,默默的把自己内心升腾起来的那一点点粉红重新塞回喉咙吞回肚子,抬起头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对面同样被撞倒在地的人,却被不知道头撞在哪里捂着后脑勺同样一脸苦大仇深的对方埋怨的看了一眼。
  “那个..对,对不起?”看着樱井翔愣神,那人扬起小圆脸,带着软软糯糯的口气不是很诚心诚意的道了个歉,揉着脑袋还眼泪汪汪的。
  樱井翔顿时觉得没啥脾气了。
  他看了看手表,指针已经明显超过了会议开始的时间。
  行吧,谁还没点突发状况呢。

2.
  即便是很多年以后,每当大野智再次回想起那次初遇时,还是强词夺理的要求樱井翔道歉。
  “明明小翔那时候也没有好好看路嘛,最后却只有我一个人道歉。”
  他从浴室出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旁的樱井翔立马放下报纸接过他手里的毛巾,替他擦着头发,低下头亲了一下大野智的耳尖,“是啊,我真是太不应该了,那智君你看我用身体偿还行吗?”
  大野智红了半张脸,粘粘糊糊的嘟囔着躲开樱井翔给他擦着头发的手,扭过头去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行。”
  
3.
  樱井翔抱着文件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把对方也拉了起来,对方靠近的同时樱井翔闻到一股微微的奶香味。
  “你的头..没事吧?”
  对方揉了揉肿起来的后脑勺,呲牙咧嘴的摆了摆手,指了指樱井翔怀里飞了几张的文件:“这个怎么办?”
  “我现在再回去印一份吧。”樱井翔转身急匆匆的向自己办公室走去,走了没两步又回过了头。
  “我办公室有跌打损伤药,你需不需要抹一点?”
  结果就是打印完文件刚想走的樱井翔看见蹲在地上笨手笨脚涂着药酒的大野智,鬼使神差的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接过他手里的棉签替他涂了起来。
  对,鬼使神差。
  樱井翔闷闷的咬着筷子,回想着总监刚刚看着迟到了四十分钟的自己那吃人的目光,叹了口气。
  “怎么了翔君?不好吃吗?”对面的大野智关切的看了过来。
  “嗯?不是...”樱井翔回过神,下意识的吸了口荞麦面。
  “唔!好吃!”
  “fufufu~”大野智软软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小截尖尖的虎牙,樱井翔看了一眼就连忙低下头吃面,感觉面有点甜。

  二十分钟前,樱井翔端着餐盘在人满为患的食堂里找着空位,一转头就看见了同样端着餐盘的大野智。
  正当樱井翔考虑着这到底是冤家路窄还是有缘相见时,对方明显发现了自己,然后一脸兴高采烈的冲自己挥了挥手:“翔君!坐这里!”
  然后两个在早上之前还互不相识的人莫名其妙的像多年相识的好朋友一样坐在一起吃起了午饭。
  “所以说,我是分公司宣传部的,今天刚调到总部,从今往后多多关照啦。”大野智放下筷子认真的说到,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樱井翔的心思转了好几圈,双手握住那只手晃了两下,语气诚恳的说:“一定。”


4.

  樱井翔加完班走出公司大门,紧了紧大衣看了眼手表,发现时间还早,正心情愉悦的计划好赶紧回家休息顺便买份夜宵喝点酒再顺便跟大野智发几条短信聊聊日常——然后就被手机一阵震动打断了。

  樱井翔十分不情愿的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提示上的大野智愣了一下,连忙按下接通键。

  “智?怎么...”“翔君!fufufufu~”电话对面嘈嘈杂杂的,大野智用他那标志性的笑声笑了几下,安静了几秒,又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

  “翔君,你下班了,没?”

  樱井翔听着那比平时还要支离破碎的语言和迷迷糊糊的语气,心下疑惑着张口想回答,却又被那人打断:“你靠近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唔..咳咳。”说着仿佛还被人让着喝了口什么,被呛得咳嗽了几下。

  “智君...你喝酒了?”樱井翔想着大野智现在被灌得晕乎乎红着脸的样子,莫名的有些焦急起来,“你现在在哪?”

  大野智没回答,反而不满的拔高了点声音:“我说了,我有秘密,要说,你闭嘴,听着。”

  他凑近了话筒,呼吸声和闷闷的笑声毫无障碍的通过电波传到樱井翔耳朵里,仿佛要睡着般喃喃的:

  “樱井翔,我可真喜欢你...”

5.
  如果说大野智有预见未来的能力并且能预见自己在跟樱井翔认识不到一个月后就莫名其妙的滚上了床一晚上都被折腾的欲哭无泪的话,那他一定不会在当初跟樱井翔初遇时因为对方长得好看而搞出这么多幺蛾子。

  对,那时候就应该站起来道个歉拍拍屁股走人的。大野智感受着宿醉的头疼和不可描述的不适,恨恨的想着,然而一翻身又毫无防备的对上了樱井翔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吓得舌头都打了结。

  “你,你看我干吗。”

  樱井翔嗓音低沉又沙哑的笑了两声,眼神下滑指了指大野智的胸口,大野智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看,从胸口开始一直到腰的部位都有着深深浅浅的红痕,被敞着扣子的白衬衫若有若无的遮着。

  完了。大野智闭上眼绝望地想,自己的锁骨和脖颈上一定也一样。他睁开眼想骂人,刚一开口才发现嗓子疼得厉害,只好恶狠狠的瞪着樱井翔,眼里的谴责几乎要喷到他脸上。

  “智君真的太可爱了。”樱井翔不但没有畏惧,还语气真诚的感慨了一句,把人搂到自己怀里亲了一口。

 “唔..."大野智想躲没躲开,被亲的面红耳赤的使劲推他,还小声说着什么。

  “嗯?智君说什么?”樱井翔知道他嗓子疼,便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我说...”大野智红着张脸,用小到几乎气音的声音支支吾吾地说:“你滚开..一会还要上班...”

  讲实话,大野智说的啥樱井翔一半都没听进去,他只感受到大野智缩在自己怀里在他耳边吹气般的软软糯糯说着话,扇动的睫毛和发尾还扫在自己的脸颊上。

  能撩,太能撩了。樱井翔生怕自己又要控制不住,赶紧翻身起来穿衣服,穿好以后转过身来在大野智额头上亲了一下,“我已经给智君请好假了,冰箱里有牛奶面包,吃的时候一定要热一下,备用钥匙在桌子上以后放到你那就行,中午我会给你定好外卖的,有什么事跟我打电话,我去上班了。”

  大野智裹着被子说了句啰嗦。

  想了想又小声的补了句一路顺风。


6.

  “大野智我警告你,你要么现在就给我闭上嘴乖乖坐着我说不准还能给你倒杯牛奶喝,要不你现在滚回那个樱井翔家里去。”二宫和也捧着游戏机语气恶狠狠的数落着大野智,”我就几天没见你,你居然就找了个男朋友,而且你什么时候变得跟那些初恋小女生一样了?遇到情感问题还要跑到闺蜜家里倾诉一下??“

  “都说了..翔君应该不算我男朋友啦..”大野智的八字眉失落的耷拉下来,接过二宫递来的牛奶抿了一口。

  “那你是想说你俩只是酒后乱性一时冲动来了一发?”

  “应该吧..那天晚上的事我也记不太清了。”大野智红了红脸,一旁的二宫和也看了嫌弃的撇了撇嘴,问他:

  “那你喜不喜欢樱井翔?”

  “嗯...”

  “那他有没有老给你发短信约你出来?

  “嗯...”

    二宫和也迅速的从大野智手里夺过手机,一边用膝盖顶着他不让他过来一边翻着最近的短信记录。良久,他把手机扔给大野智。

  “恕我直言,大野智你是傻还是缺根筋?”


7.

  “那个..翔君..我能问你一件事吗?”周六的晚上,大野智从床上坐起来面对樱井翔,平复了一下刚才因剧烈运动而加快的心跳,迟疑着开口:

  “我们现在是情侣关系,还是只是..那个.."大野智支支吾吾没说出来,只好看向樱井翔。

  樱井翔明显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的表情,想了想又笑着揉了揉大野智的头发,

  “对不起,智。”

  大野智一颗悬着的心好像突然平静了,可又伴随着一阵阵疼,让他回想起以往胃疼时那种感觉,舌尖酸酸涩涩的。

  “一直都还没有跟智好好地表白过,对不起啊。”

  “没关...诶?”大野智反应过来抬起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樱井翔乌黑明亮的瞳孔,里面装着快要溢出来的感情。

  樱井翔把僵硬的人紧紧搂在怀里在头顶落下一吻,

  “一直没来得及说,”

  “多亏了那次意外,让我遇见你。“

  “我爱你,智。”

  

8.

  自从听樱井翔跟自己讲了他和大野智的故事后,相叶雅纪就满怀期待的天天到二宫和也公司走廊上蹲点,蹲了几天后终于等到二宫抱着一摞文件出现在拐角,一咬牙一闭眼就怼了上去。

  “哐!”二宫和也冷静的躲开了,相叶雅纪揉着撞到墙上的脑袋看见对方掏出了手机。

  “小和你干嘛?”

  “报警。”

  “....”

  


【吉榎】Another

*题目与文章并没有什么关系

*甜

*ooc  径哥人设崩坏(。

*剧情紊乱



1.

 “吉本老师他总是自己一个人。”

  “他现在也许正在面对危险。”

  “所以,榎本桑,拜托了!”

  榎本径抬抬眼镜,冲着对面向自己鞠躬的沼田兄弟俩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理清整个事情以后,他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讲道理,你们的家教失踪了找我干嘛?

  榎本径很想这么说,但话到嘴边还是换了一句。

  “那么他是为什么失踪的?”

 

2.

  面包店又出新品了,如果吉本荒野在的话一定会吵着让我请客的。

  榎本径看着店门口的招牌毫无意识的想着,反应过来以后愣了一下,耳朵红了起来。

  妈的,我为什么要想他?

 明明没有人在身边,榎本径还是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努力把自己的思路找回来。

  据沼田家的兄弟两人说,吉本荒野是在两个星期前失踪的,那时的吉本已经做完了对沼田家的重建工作,按理说应该去找下一个家教对象。

  “我发现吉本老师有东西落在我家,去还的时候,发现他家已经人去楼空了。”

  沼田慎一这么说的时候,榎本径还有些不以为意,因为吉本荒野向来不会有固定的居住地点,而且经常行踪不明。

  但慎一对他说,吉本荒野落在他家的是除了他自己身上的那个大包之外的所有行李——包括看起来是他全部家当的一信封钱。

  “而且不仅如此,”

  沼田慎一说,

  “就在两个星期前,吉本荒野醒了。”

  “是那个真正的吉本荒野。”


  

3.

  说起来,榎本径与吉本荒野相识也不过几个月而已。

  榎本径一路思索着回到自己的地下室,看着屋子里许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微微出神。

  自从因工作在沼田家与吉本相遇以后,这个家教便有事没事就往这个地下室来闲逛打磨时间,榎本径不明白他的意图,可一开始抗拒的情绪也渐渐变了。

  那个绿色饭盒,是吉本在沼田家当家教时每晚给自己带饭用的,虽然自己每次都会拒绝那一盒盛的满满的饭,但吉本还是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带着饭盒准时到这个地下室。

  那个黑猫玩偶,是吉本荒野在学生家顺来的,然后以“感觉很像径酱而且同样很可爱不是吗”这样的理由被放在了最显眼的架子上。

  那个外套,是在某次破完案后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被突然出现的吉本荒野笑眯眯的裹在自己身上的。

  榎本径还记得,那时刚下完雪,还很冷,想说的话都化成白气散在空中,他扭头看着吉本的笑脸,第一次感觉这张脸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

  到处都是他的生活痕迹,水杯、备用充电器、玩偶...

  榎本径环顾四周,突然感觉有些不对。

  玩偶?

  那个吉本荒野视若珍宝每日贴身的染血玩偶正静静的摆在工作台上,榎本径清楚地记得,他出门前特意把工作桌面收拾的一尘不染才走的。

  地下室的锁早就被吉本解开,也就是说能进来的只有他和自己。

  榎本径抓起刚脱下的外套,冲了出去。


4.

  “诶?你说那个废校?”

  “是的。”榎本径对着电话那头的沼田慎一道:“我觉得吉本荒野有可能会在那里。”

  “不可能的啦榎本桑,“沼田慎一语气失落的说,“几天前我就和茂之去过了,那些教室里的灰都积了好几层了,完全不是有人待过的样子。“

  挂掉电话,榎本径的脚步慢了下来,他往下拽了拽快要遮住半张脸的围巾,突然没由来的感到一丝烦躁,也许是因为吉本荒野的不告而别,也许是因为自己对他的一无所知。

  “啊!妈妈快看,下雪了~”

  听见身边小女孩的欢呼,榎本径抬起头看了看,天上果然飘下了细细的小雪,街边的商店也适时地打开了霓虹灯,映的满大街五颜六色的。

  啊,快圣诞节了。

  榎本径愣愣的想着,不知不觉间又走到了那家面包店门口,白天的竖在门口的招牌已经被换成了一棵圣诞树,上边挂满了顾客许愿的小纸片。

  如果是吉本荒野的话——

  榎本径又不可控制的想起了这个假设,他放弃似的闷闷笑了几声,想着如果是吉本荒野的话,他一定会拿一叠纸片来挂,他一定会拉着自己许很多个无聊的愿望,他一定会笑着叫自己——

  “径酱?”

  榎本径回过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觉得自己的大脑或眼睛其中一个出了问题。

  如果能再见到吉本荒野,希望他一定不会知道我因为想他而出现幻觉。

  榎本径愣愣的在脑内想到。

  然后被吉本荒野结结实实的抱了个满怀。


5.

  失踪的这两个星期,吉本荒野并没有像众人想象里或者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抽着烟思考人生或者自我了断。

  他只是买了一张去往邻市的车票,跟着一群六七十岁的老年旅行团,随着颠簸的大巴一路逛着景点。

  上车就睡觉,要么笑眯眯的听着旁边的大妈给自己介绍对象;

  下车就转悠着寻找当地小吃,偶尔跟一群老大爷一起蒸个桑拿。

  这样的日子其实也不错,吉本荒野咬着关东煮的签子想,就是感觉少点什么。

  少什么呢?

  吉本荒野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黑框的眼镜,一成不变的衬衫加毛衣,软软的头发,和一张可爱的脸。

  他在脑子里越想越远,不禁笑出了声,旁边的大妈疑惑的打量着他。

  “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我家恋人了,好久没见,有点想。”吉本荒野笑眯眯的解释道。

  大妈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惋惜的说:“像吉本老师这样优秀的人,女朋友一定也非常优秀吧?要不是看吉本老师你已经有恋人了,我真想把女儿介绍给你,我那女儿啊....”

  吉本荒野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优秀”这个词已经很少有人这么说他了。

  相反,用来形容他的都是一些“恶魔”“变态”“跟踪狂”什么的。

  然而现在在他心里真正的恶魔已经醒了,那个他借用了十年名字的人,真正的吉本荒野。

  其实吉本荒野觉得复仇也不是那么重要了,毕竟那个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只是在漫长的拯救计划里,田子雄大这个人格已经变得模糊难辨,自己也活得越来越像那个恶的代名词。

  那我现在是谁呢?吉本荒野有些迷茫。

  他结束了在邻市的旅游,回到熟悉的城市,习惯性的去榎本径的地下室转了一圈,却发现没有人,只好失落的回到了大街上。看到熟悉的那个面包店,就进去买了几份蛋糕。

  都是榎本径喜欢的口味。

  然后当他走出店门准备找个地方自己把蛋糕都解决了的时候,那个他想了两周的人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6.

  “...所以,你只是去旅游了?”榎本径的声音因为埋在吉本荒野怀里而显得有些发闷,但他并没有挣脱。

  “对啊~我还给径酱带了土特产~”

  “骗人...”榎本径瞥了眼他手中晃着的与身后面包店一样标志的袋子,小声的反驳。

  “径酱你说什么?”

  “没什么。”

  “?”

  “没什么。”

  “那径酱你有没有想我?”

  “没什么。”

  “径酱~~”

  “吉本荒野。”榎本径突然抬起了头,注视着吉本荒野。

  “怎么了?”吉本荒野对上了他郑重严肃的眼睛。

  “...”榎本径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对他说:

  “世界上有很多重名的人。”

  “嗯,所以??”吉本荒野觉得自己的脑电波有些跟不上。

  “所以说,”仿佛是不适应一下子说那么多话,榎本径的耳尖有些红,“世界上一定有很多叫吉本荒野的人。”

  “那个吉本荒野已经醒过来了,所以你也不用再扮演他了。”

  “你也可以成为另一个吉本荒野。”

  家教盯着榎本径一脸认真的神气愣了愣,然后笑意在眼底漫开,如春水解冻。

  “你是在安慰我吗?”

  “不是的。”

  “那我就认为是了哦~”

  “不是的。”

  “圣诞快乐径酱~”

  “还有一周才到圣诞节。”

  “我爱你径酱。”

  “...不是的。”

  


【山组 SO】做事要三思

• 一个无聊的脑洞
• 依旧短小 依旧傻白甜
• 跟标题好像没啥关系(


今天的乐屋也是一片祥和。
如果忽视掉角落里一脸阴影的大野智的话。
相叶雅纪感受着这低沉的气氛,情不自禁的又往离大野智远的地方挪了挪,然后一脚被沙发另一端打游戏的二宫和也踹了回来。
“往那边点!你压到我脚了。”
相叶雅纪又悄咪咪的挪了回去,凑到二宫和也身边低声问:“利达怎么了?好像心情不太好?”
二宫和也手上噼里啪啦的使劲按着手柄,头也不抬的翻了个白眼说:“我哪知道!这种事你应该去问问那个。”说罢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坐在桌子那头拿着一份反了的报纸一脸我在认真读报请不要来打扰我的樱井翔。
相叶雅纪这才注意到比低沉的大野智还反常的樱井主播。
早就感受到这尴尬气氛的樱井翔抬眼看了看对面相叶投过来的炽热目光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报纸走到大野智旁边压低声音:
“智,今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别生气了好不好?”
大野智快速的回过头瞪他,后脑勺上一大早就蔫儿了吧唧的小揪揪因此甩了一下。
措不及防被戳中萌点的樱井主播想也没想就笑了出来,反应过来以后立马咬住下唇憋住了。
然而一直盯着他的大野智并没有错过对方“噗”的一声笑出来的表情,顿时觉得更加生气与委屈,张嘴控诉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樱井翔你知不知道我昨晚累得要死今早还被你——”
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这是在乐屋的大野智立马闭了嘴看向沙发上的两人。
二宫和也头也不抬的吹了声口哨。
相叶雅纪拿起一旁的吹风机仔细阅读着使用说明表示我啥也没听到。
大野智回过头看见别过头憋笑的樱井翔,觉得火气直往头上冲,按住他的领子冲着他的脸就扬起了手——
二宫和也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
相叶雅纪闭上了菱形嘴
刚进门的松本润摘下了墨镜
十多年来极少能目睹团爸团妈打起来场景的风组表示吃鲸。

  然而就在大野智的巴掌离樱井翔的脸还剩一厘米的时候staff走了进来。

“请岚さん准备一下,快要开始了。”
大野智放下手,瞪了樱井翔一眼便走出了乐屋。
时间倒退回早上七点。

“啪!”
昨晚留宿在樱井翔家的大野智正在睡梦中站在游艇上揽着船长兴高采烈的料理着刚钓上来的金枪鱼,然后梦里留着大胡子的船长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大野智愤怒的醒了过来,一抬眼便看见了躺在自己旁边的樱井翔手悬在半空中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
摸了摸有些疼的左脸,大野智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樱井翔居然扇了自己一巴掌。
莫名其妙被打的委屈和直接被打醒的起床气让大野智起身啥也不说想立刻把那一巴掌打回去足以泄愤。
樱井翔看着自家恋人醒了以后先是捂着脸愣了半天然后一脸愤怒的冲自己扑了过来,心里暗叫一声牙白。
时间再倒退回五分钟前。

由于繁忙的工作难得大野智留宿在自己家,于是好久没在私下见面的两人腻腻歪歪的折腾到大半夜才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被生物钟叫醒的樱井翔看了看时间还早,便撑起头侧过身看着还在熟睡的恋人,心满意足的打量着。
软软的小圆脸,乱糟糟的头发,穿着自己有些大的衬衫露出曲线优美的脖颈肩膀以及锁骨上的红痕,在暖暖的被窝里散发出奶香,微张的小嘴还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樱井翔凑上去听了听:
“...船长...你看我这样剖...对吗...”
樱井翔肩膀抖了好几下才憋住没有笑出声。
回想着昨晚对方用黏黏糊糊的哭腔叫着自己翔ちゃん,樱井翔咽了口口水,不争气的发现自己看着看着又要起反应,然后眼角瞥到一只蚊子落到了大野智的脸上。
樱井翔想也没想就抬手拍了下去。
蚊子没拍着,把大野智拍醒了,樱井翔十分后悔,握住向自己打过来的人的手腕连忙道:“智,你冷静,我刚刚是在打蚊子!”
大野智听到对方给了个这么敷衍的理由,更加生气的喊道:
“我就从来没在你家看到过蚊子!你骗人!”
清晨大家脾气都不太好。
“是真的有蚊子,昨晚你把颜料打翻结果开了半个晚上的窗户通风,肯定是那时候飞进来的!”
被冻的差点感冒的樱井翔委屈地说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怪我咯??”
樱井翔欲哭无泪的看着一脸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宠我的大野智。
“智,我不是...”
还没等樱井翔说完,两人定的闹钟便响了起来,大野智拿过手机拨通了经纪人电话。
“喂,麻烦来接我!对,樱井翔家!快点!”
恶狠狠的挂掉了电话,大野智迅速的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等到樱井翔换完衣服下楼走到客厅时,看到自家恋人已经穿好羽绒服团成一团缩在沙发上了,发觉他下来,立马撇过头去不看他,留下一个圆鼓鼓生着闷气的侧脸。樱井翔叹了口气,坐到大野智旁边想要跟他道个歉,可没等樱井翔张开嘴,大野智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好的,我这就下去。”
大野智挂掉电话,瞥了一眼樱井翔,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

拍摄结束后,一秒都不想在这个尴尬的气氛里多待的年下三人组早早的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樱井翔坐在沙发上回想了一下三个弟弟临走时对自己做的加油手势以及附带一个相叶雅纪式意味不明的wink,哭笑不得的走向正在默默收拾东西的大野智。
“智,对不起,你要是还生气的话就也打我一巴掌吧。”
大野智撇撇嘴看向失落得仿佛掉了一地瓜子的樱井翔,对着他的脸扬起了手——
樱井翔闭上了眼睛。
一秒。
两秒。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到,睁开眼睛,还没等看清东西便感觉到脸颊上轻轻的“啾”的一下。
樱井翔用早上与大野智相同的姿势摸着脸颊反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大野智亲了他一下。
樱井主播觉得此刻自己的内心仿佛开了漫山遍野的粉色小花花,整个人都少女了起来。
大野智看着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傻乎乎地散发出幸福气息的樱井翔,感觉有些后悔,耳尖迅速的红了起来。
他的本意是想打回那一巴掌的,然而看着恋人因繁忙的工作累得浮肿的脸颊与眼下的一片青黑,自己想也没想就亲了下去。



所以说。
以后做事一定要三思。
把恋人搂在怀里如愿以偿揉了揉头毛的樱井翔和缩在恋人怀里红透了耳朵的大野智同时想到。



End.







【宫大】【KS】比可爱还可爱的人

依然短小ooc
傻白甜
一发完,可能会有番外。

美智子出没


1.
所以说
宣传部的大野智到底有多可爱?
营销部长二宫和也在第无数次听到茶水间女同事们的议论时疑惑到。
“刚刚看到了没!楼上宣传部新来的大野君!”
“看到了!超可爱~比二宫部长还要可爱!我偷偷拍了几张照。”
“真的!?我还没见过,快给我看看!”
“你们在干嘛??没有事情做吗?需不需要我给你们找点工作干?”
正准备张嘴“kya—”的尖叫的几个女员工被突如其来的小尖嗓吓得一哆嗦,回头看见一脸不爽的自家部长,立马收起手机低头走出茶水间。
比我还可爱?
虽然这不是一个能令男人十分开心的形容词,但二宫和也莫名的有些不爽。
想起几年前自己刚上任时,也是这样的场景,在公司的各种角落里经常会听见关于自己的对话,经常会被偷拍,经常会被大龄前辈夸长相可爱什么的,然而也许是因为自己牙尖嘴利不怎么好相处的性格,几年下来大家对自己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啧。
这种失宠一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二宫和也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感到烦躁,同时对未曾谋面的宣传部大野智除了好奇外多了一分谜之敌意。

2.
然而在见到传说中宣传部的吉祥物大野智时,二宫和也十分不争气的心跳加速了。
什么?你说敌意?
可爱就是正义,对可爱的人不需要敌意。
二宫部长表示此刻不需要原则。
周一的早晨整个公司的气氛往往是一片被迫早起的幽怨。
熬夜打了一晚游戏的二宫和也揉着黑眼圈走进电梯,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刹那一个小小的身影钻了进来。
二宫和也瞥了一眼对方的员工证。
宣传部,大野智。
前一秒还在半睡半醒之间的二宫立马清醒过来,偷偷的打量了一下比自己还矮一点点的大野智。
半长的头发有些染过的微黄痕迹,垂下的眼睛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细细的八字眉向下撇,嘴巴亮晶晶的轻轻撅起,整个人一副没睡醒的委屈样子。
二宫和也不着痕迹的移开目光,轻轻吐了口气。
牙白,真的好可爱。
单身二十多年没谈过恋爱一度以为自己x冷淡的自己却被一个十分钟前还对他充满敌意的人击中到,二宫和也有些郁闷的把目光又移向身边的人,却发现对方正抬起眼睛盯着自己。
看着大野智亮晶晶的上目线,二宫和也极其罕见的吃了个螺丝。
“怎,怎么了?”
“你是营销部的二宫部长吧?你坐过楼层了哦。”
??
听完上半句刚想问对方为什么认识自己的二宫抬起头看了看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七闪了过去,“叮”的一声停在了八上。
“我...”二宫和也感到十分羞耻,找不到理由,却看到旁边的大野智扬起小圆脸冲自己软软的笑了一下。
“宣传部到了,再见。”
牙白。
挂着严肃表情却红了耳朵的二宫部长回味着那个露出小虎牙的笑容默默的重新坐了一遍电梯。

3.
“所以说,你就对o酱一见钟情了?你不是对人家很有敌意嘛?”
宣传部长相叶雅纪坐在营销部长的沙发上摆弄桌上的盆栽。
“无路赛!巴嘎!”
二宫和也攥着手柄想要扔过去,想了想价格,又放下了。
“其实也不算是一见钟情...”在会议上充满气势步步逼人的二宫部长此刻红着耳朵小声辩解到。
自从上次在电梯见面后,二宫和也养成了在休息时间偷偷去楼上宣传部瞄一眼的习惯,等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和偷窥高中生的大叔没什么区别了。
然而在目睹了大野智的各种日常后,二宫和也觉得被当作痴汉也值了。
一天之中大半时间都是软软的没睡醒的样子,说起话来黏黏糊糊的经常吃螺丝,笑起来fufufu的眯起眼睛露出虎牙,因为是冬天,经常能在早上看到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围着毛茸茸的围巾冷的缩成一团,抱着一大杯热茶吹着气小口小口的喝着,鼓鼓的面包脸被热气熏的红扑扑的。
啊,痴汉二宫和也第n次被击中。
“用不用我帮你一下?我跟o酱还是很熟的。”
相叶雅纪看着自家竹马头顶周围的一圈乌云,热心的问道。
“不需要!”二宫和也握了握拳,觉得不能再这样像个偷窥狂一样了。
从套近乎开始,二宫部长开始了二宫流的追求法。
比如在下雨时给没带伞的大野智递上一把伞,在对方感激愧疚的目光里潇洒的摆摆手说我淋着回家就好,然后在目送人远去后转身撑起备用的另一把伞。
比如再次在电梯里偶遇时状似无意的约着下班一起去喝酒然后顺理成章的送喝醉的对方回家。
再比如等深夜大野智加班时上楼送上一瓶温好的牛奶,坐在桌边看着他迷迷糊糊的画着策划图。
几周下来,两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大野智已经开始用软软的声音叫着二宫和也kazu,而二宫和也甚至已经开始上手对大野智有意无意的摸来摸去。
营销部与宣传部的女员工们表示心痛。
“你为什么还不告白?”相叶雅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因为再次错过告白机会而郁闷的竹马。
二宫和也也很纳闷,一向能言善辩理智的自己到了关键时刻却怎么也张不开口了,明明有很多机会的。
在深夜只剩两人的办公室,加班完的大野智捧着牛奶小口喝着看着自己的时候;
在小小的居酒屋里两人碰着杯,大野智在半醉之际看着自己fufufu的笑着说kazu真好看的时候;
在周末二宫和也约大野智来到海洋馆,大野智趴在玻璃上鼓着面包脸指着玻璃那边说kazu你看那条鱼好丑的时候。
每每话到嘴边,犹豫半天又吞了回去。
相叶雅纪拍拍胸脯,说:“kazu,交给我吧!”
交给你?按照你的脑回路你可能直接把人绑到我家里来。二宫和也心里想着,默默翻了个白眼。

4.
“kazu..真的得了癌症吗?aiba桑告诉我了..”
所以说,永远不要妄图揣测一个天然的想法,那是你不懂的世界。
当大野智站在面前眼泪汪汪的问自己时,二宫和也内心不断浮现出黑人问号.jpg
“癌症??我??”
大野智点点头,眼泪往下滴了几滴,“aiba桑说,kazu得了癌症,不想拖累我,所以才一直不愿意跟我告白的,他说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
二宫和也在心里把自家竹马骂了一万遍,抬起手指抹去大野智的眼泪,捏了捏他的脸,“大野智你是不是傻?我没有得病,那个笨蛋骗你的。”
大野智抬起哭红的眼,“真的!?”
“真的哦,所以,”二宫和也揉了揉他的头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喜欢你,大野智,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真是俗套的台词,二宫和也内心自我吐槽着,看着一脸呆楞的大野智叹了口气,扶着他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5.
所以说大野智到底答没答应二宫部长呢?
七楼八楼两个部的员工们带上墨镜表示无可奉告。



End.

【吉榎】圈套 R

 短

极度ooc,有肉渣



1. 
  “我们俩似乎很像呢。” 
  第一次见面时,吉本荒野这样说道,榎本径不太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也没有兴趣深究,只是沉默着为面前的门装上了一道厚重的防盗门。 
  “有了这扇门,安全系数就能提高很大一部分,另外按照您的要求,如果从门外上锁,里面是绝对打不开的,若日后出现损坏问题,请联络东京安保公司。” 
  吉本心不在焉的靠在门上听着榎本径讲解,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人。 
  个子小小的,头发看上去很软,腰一定很细,整个人瘦的像纸片一样,脸却圆圆的,嘴巴说话间无意识嘟起,亮亮的。 
  真可爱。 
  真想看看这个人除面无表情以外的样子。 
  吉本胡思乱想了一阵,发觉榎本已经挎起包准备回去了,不由开口道:“你的名字?” 
  “榎本径。” 
  いいね—— 
 
 
2. 
  榎本径最近有些苦恼,虽说苦恼,但还是把情绪都隐藏在面无表情之下,冷淡的看着对面令他苦恼的源头。 
  吉本荒野。 
  “呐,径酱,我今天从沼田妈妈那里拿来了午饭,要吃吗?” 
  面前的男人从随身的大包里拿出两个盛的满满的饭盒,笑的露出两颗仓鼠牙。 
  已经是第四次了,轻松的突破层层设防的店门,自说自话的在仓库般杂乱的房间里随意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语言调戏一下沉默工作的自己。 
  榎本径有些挫败,自己引以为傲的安保系统居然被面前这个人轻松的突破,他不禁对吉本的身份与目的有些好奇。 
  关于身份,吉本说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家庭教师,只不过教导人的方式有所不同,榎本对此也有所耳闻,比如对弱小的学生拳打脚踢;比如到处跟踪学生的家人;比如自己安装的防盗门其实被吉本用于关住那个学生。 
  榎本虽然不赞赏这种方式,但也无法否认,这种方式确实有效。 
  “径酱~不要老是顾着开锁嘛,为什么不试试做点别的?” 
  吉本一脸灿烂的笑着看着榎本径,看着他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抬起了头。 
  “做点别的?比如说试着把你赶出去?” 
  微微恼怒的语气。 
  吉本站起身走到榎本身旁坐下,单手搂住他,凑到他的耳边,感觉到单薄的身子抖了一下。 
  “比如试试跟我谈恋爱?径酱~” 
  低沉仿佛气音般暧昧的话语伴随着热气扑到耳边,榎本径觉得热度从耳尖开始蔓延到脸上,他推开吉本,抑制住有些不稳的声线说道:“请你出去。” 
  吉本看着耳尖红红的榎本,眼里闪过一丝愉悦,笑着拎起包,少见的听话走出了榎本的店铺,临走时趁机在他的头顶摸了一把。 
  榎本径有些慌乱。 
 
 
3. 
  “径酱,我快死了,救我。” 
  当榎本径来到吉本在电话里告诉他的废弃学校时,看着面前只是胳膊受伤的吉本,心里不禁后悔为什么相信这个男人。 
  “你的店到这里路程有二十分钟,但从我给你打电话到现在只有十五分钟呢,我就知道径酱心里一定有我~” 
  吉本低头看着手表笑着说到。 
  “...今天路上不堵车。” 
  榎本随便找了个理由。 
  “那麻烦径酱照顾我这个伤员几天咯~”说着拉开车门坐了上去,榎本径皱皱眉,却并没有拒绝。 
  自己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693/sh/d6aa71b6-9521-4488-9869-305c0c46232f/1ac673ea52cc16748a06f825b283b58a
 
5. 
  我一定是掉进了一个名为吉本荒野的圈套。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榎本径看着自己满身的红痕和身边赤裸的男人想到。 
   
 


加了个光效,莫名的想起白金里的龙ˊ_>ˋ

6.17的生贺忘了在老福特上发..补上。